细论外道邪魔–印光大师文钞选 | 佛陀正法网 – The Authentic Buddha Dharma

细论外道邪魔–印光大师文钞选

【邪魔狂态】

以此魔子,初则妄充悟道,人未归附。近则妄充得道,故得远近争赴。且自谓我所说法,令人易于得道。故一境若狂,咸相崇奉。妄充得道,须有事实,人方肯信。故肆无忌惮,随口乱说。常为人言,我能入定,超度亡魂,令其生天,或生净土。能知一切亡人,或生天上,或生人间及三恶道。又知某人生西方上品,某人生中品,某人生下品。由是之故,不但愚夫愚妇,靡然从风。即不明佛理之士大夫,亦以为实属得道,而归依信奉者,日见其多。纵有智者斥其狂妄,由彼邪说入人深故,了不见信。(增广文钞卷一·与泰顺林枝芬居士书二)  

 【佛祖决不教人炼气功】

佛法唯教人止恶修善,明心见性,断惑证真,了生脱死。一《大藏经》,绝无一字教人运气炼丹,求成仙升天,长生不老者。国初魔民柳华阳作《慧命经》,尽用佛经祖语,证炼丹法。挽正作邪,以法谤法。未开眼人,见其邪说,认为真实,正见永失。所言所修,皆破坏佛法。而犹嚣嚣自得,谓吾幸遇真乘,得闻正法。所谓认贼为子,煮砂作饭,一盲引众盲,相牵入火坑。可不哀哉!夫炼丹一法,非无利益。只可延年益寿,极功至于成仙升天。尚非老子真传,况是佛法正道?孔子曰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”老子曰:“吾有大患,为吾有身。”若能领会此语,便不被彼所迷。(增广文钞卷一·与广东许豁然居士书) 发心皈依,须依佛法修持。凡外道之炼丹运气等法,当屏弃之。若犹依彼外道之法修习,则成佛教罪人。譬如国民投彼寇盗。炼丹运气,非无好处,乃养身之法耳。彼等谓此为佛法真传,反谓佛法不如彼法,是以无知之人,便认外道炼丹运气为佛法。误人之罪,实超过养身之好处百千万倍。故不得不为说破,免彼等以好心而得谤法坏法之果也。(文钞三编卷一·复罗铿端居士书一) 

 炼气功祸害非小】  

彼之炼丹运气之法,用之好,则血脉周流,身体强健。用之不如法,则气滞不通,其害非小。有许多人,入同善社坐工,以致成痴呆、瘫痪、身体麻木者。皆由其法不善,以冀养身者,反以害身,可不哀哉?(文钞续编卷上·与胡作初居士书(民国二十二年))   住于寺庙,当须至诚恭敬,礼拜持诵。切勿夹杂炼丹运气,或顶神附鬼等,以招无知者之恭敬供养。能如是,则是真佛弟子,决定可于现生出此娑婆,生彼极乐。(文钞三编卷二·复周伯遒居士书十八) 

 【佛菩萨乘愿示生时,绝不会轻易泄漏身份】     

接手书, 不胜慨叹。汝何得瞎造谣言, 谓燃灯古佛降生汝家, 未周岁而殇乎。诸佛生死已了, 决无示生复殇之理。佛若为度众生, 乘愿示生, 实有其事。然既示生, 亦决不说我是某佛, 及至度生事毕, 将示涅槃, 方始显本。决无示生, 而不及大作佛事即夭殇者。声闻初果, 已断见惑, 尚有思惑未断。故须七生天上, 七返人间, 方断思惑, 而证四果。二果, 则一生天上, 一返人间, 乃证四果。(初二果之生人间, 寿皆长短不定, 或数月, 数岁, 数十岁, 仍系随业受生者。)三果, 以欲界思惑已尽, 尚须在色界五不还天, 经历多劫, 方可断尽思惑, 而证四果。四果, 则见思二惑净尽, 三界内了无生缘。若发宏誓愿, 示生则可, 非随业受生者比。汝以业力凡夫, 造此谣言, 诬谤古佛, 欲求世间瞎眼汉, 谓汝是佛之父母。若当道有通佛法之人, 必定以妖言惑众治汝。即当局无暇问及, 亦不怕天雷殛汝乎。汝还到处求人和汝之诗。若非邪正不分之外道, 与香臭不识之痴人, 谁肯许汝之言为是乎。汝当痛改前非, 凡寄出之信, 再去信直陈其罪, 哀求忏悔, 庶可不致以凡滥圣, 永堕阿鼻地狱, 受诸极苦, 永无出期。如不以光言为然, 则汝是魔眷, 非我弟子。汝何苦瞎造谣言, 被明眼人唾骂, 被天地鬼神殛诛乎。因望汝知即改悔, 不然, 苦报来时, 悔不可及, 故不得不尽我之分, 直言痛责。汝若不听, 与我无干。     日前接手书, 知已认过, 求哀忏悔。本欲即复, 以无暇, 故迟至今。人生世间, 须守本分。衣服, 器用, 名称, 均不可以至尊贵者为美而妄称之。譬如庶民, 妄称帝王, 罪必灭族, 可不惧哉。汝以未周岁之殇子, 妄称燃灯古佛示现, 欲得佛父佛母之美名。不知亵蔑古佛之罪, 尽未来际, 亦无出阿鼻地狱之日。非光道破, 尚欲将所作之诗, 遍示国人。俾无知之人, 亦仿汝迹而踵行之。则奸邪渔利之徒, 各以殇子为古佛示现。初则只取无知之人赞叹。次则为之起塔, 为之修庙, 而敛财以致富。又次之, 则奸邪咸相结聚, 遂立教门, 蛊惑愚俗。久则劣迹露出, 俾大家同受国法。而邪人当时有匿迹未受诛者, 久复发生, 如白莲教等蔓延不断, 为世间害。嗣后其教徒, 但改名称, 不改事实。彼诸外道, 悉事秘密, 虽父子, 夫妇均不相传。以此秘密, 固结愚人之心, 任何善知识开导, 均不信从。如狗以屎为美, 非吃不可。常与人说, 吾师是某佛某祖师出世, 吾是某佛某祖师出世。瞎造谣言, 以期得名闻利养。而不计坏乱佛法, 疑误众生, 生受国法, 死堕恶道, 从劫至劫, 无有出期, 其为流弊, 可胜言乎。汝之作为, 若不痛改, 必与此同, 可不畏哉。宜印一改过忏悔之信, 凡以前寄诗之处, 各为寄之, 以期周知。涅槃室三字章, 烧之。前所妄拟设者, 通皆取消。按一函遍复所说, 生信, 发愿, 念佛, 求生西方。果肯真心发露忏悔, 定可业消智朗, 障尽福崇, 仗佛慈力, 往生西方, 其为利益, 何能名焉。光之为汝, 可谓至极无加, 尽我之职分矣。汝果熟读而详思之, 当必有涕泪滂沱, 不能自止之情状焉。(文钞续编·复某某夫妇书二)      智者勿道不是佛现身, 即真是佛现身, 以既现为僧, 便当隐实示权。故必须有经可证, 方为宏传之轨。倘自以为佛, 自说未来之经, 即为彼后世著魔之徒, 皆说我是某佛某菩萨而为先导, 此弘法之法身大士不显本之所以也。汝既知法华身子内秘外现之义, 何独于智者而疑之。(三编卷一·复恒惭法师书二)

【现妖通食肉乃魔法

末法时世,邪魔外道,不胜其多。此韩魔子,不问彼之如何修持,只一“五教大同”四字,即可知其底里。外道皆仗幻术以欺世欺人,一班有眼无珠者,见其神通广大,遂以身命皈依。若真知道理之人,当远之不暇,尚欣羡而怀疑欲皈依乎?此即《楞严经》“想阴十魔”之流类。乡愚以能见神见鬼为希奇,而不知其为彼之邪术以惑人也。   汝于彼魔子,尚欲问其前生,则汝已被彼吸动。黄冠云者,亦魔妄说耳。汝既由黄冠中来,何以从初即不喜彼修炼之事。汝须知妖魔鬼怪,都有神通(是妖通,非真神通)。愚人见其有神通,遂谓是菩萨,则入彼魔羂网中矣。既是真有神通,何以从之学者,发如此之狂?而况彼之所说,与所立之名词,通非佛法中所有者。   彼谓彼是真佛法,乃一切外道公共之骗人根据,说此话,即可知其是魔。佛所说法门无量,法法皆真,善知识,随己所知所得者提倡,只云逗机与否。若曰:“我之法真,别的通皆非真。”其人不问而知其为魔。汝实心中无主,幸彼等现出败相,尚心疑不决。使彼学者不出败相,汝能不拜彼为师,而欲得彼之神通妙道乎?   某师既学圆融,令人吃肉打佛,便为圆融。即令人吃己肉打己,亦是魔力发现,况彼杀了也不肯说此(吃己肉,打己)话乎?须知传扬佛法之人,必须依佛禁戒,既不持戒,何以教人修持?彼见志公,济颠皆有吃肉之事。然志公,济颠并未膺宏扬佛法之职,不过遇境逢缘,特为指示佛法之不思议境界理事。而任法道之职者,万万不可学也。而且彼吃了死的,会吐活的。某等吃了死的,连原样的一片一块也吐不出,好妄学,而且以教人乎?   住持佛法之人,若不依佛制,即是魔类。况彼魔子是魔王眷属,完全不是佛法乎?今之此种,到处皆是,而无目之人,如蝇逐臭,乐不可支,亦只可随他去了。何以故,彼之势盛人众,倘按实说,不有明祸,必有暗祸,劝人亦只可劝其可劝者耳。彼已丧心病狂,劝之必致反噬。汝若看过楞严经中想阴十魔(五阴魔境,唯想阴,最多后世魔子所行之事),则此魔子所现景象,岂有动心怀疑之事乎?然汝亦有魔之气分,此气分不去,后来亦会发生魔事。(文钞续编卷上·复杨树枝居士书四)   《辟邪集》不可令无涵养者看,以现在外人势盛,恐依此与之相论,或至招祸。(三编上册·复陈飞青居士书一)  

【每谓得佛法真传之外道,总为求名闻利养故】      

又未受戒人, 犯大妄语, 其罪极重。受戒之人, 则更加重。如外道每谓彼等得佛法之真传, 六祖乱传法, 法归于在家人, 僧人皆无法, 彼师乃某佛某祖师一转, 说此法者, 总为求名闻利养故。受戒之人, 亦有好名, 或求利养, 未得言得, 未证言证。是人纵有修行, 以心地不真, 必不得佛法之实益。而坏乱佛法, 疑误众生之罪, 不知何年何劫, 方才消灭也。(三编·复常逢春居士书九)   手书来几日, 以冗烦无暇, 故未即复。今晨为书其大义, 当必不至又生疑义。世间事均有流弊, 彼好名而恶实者, 知之则以无为有, 以凡滥圣, 此种行为, 破坏佛法, 退人信心。当令一切念佛之人, 真修实行, 勿以虚名邀誉为事, 则利益自可亲得矣。(三编·复常逢春居士书十)   既知“同善社”之无益有害, 当将所有学说工夫, 彻底弃置。一心念佛, 求生西方。务须敦伦尽分, 闲邪存诚, 诸恶莫作, 众善奉行, 吃素念佛, 求生西方。以此自行, 复以劝其父母兄弟各眷属, 及其乡党邻里各同人, 同修净业。现今科学发明, 杀人之法妙不可言。若不生西方, 下世再做人, 比此刻当更厉害百倍矣。文钞文虽拙朴, 义本净土各经论。文钞看过, 再看净土经论。均可顺流而导, 势如破竹矣。切不可加杂禅家意见。一经加杂, 则禅也非禅, 净也非净, 二门俱破, 两无所益。(三编·复吴桂秋居士书)

【食肉毁佛即魔】     

现今邪魔外道甚多,切不可稍存探试之心。倘有此心,必被彼所诱,一入其彀,必致丧心病狂。闻一大有声名之法师,今则自己食肉,教人食肉,且教人毁佛像,此人已大现魔相矣。(文钞续编卷上·复沈弥生居士书)   外道每谓彼等得佛法之真传,六祖乱传法,法归于在家人,僧人皆无法,彼师乃某佛某祖师一转,说此法者,总为求名闻利养故。受戒之人,亦有好名,或求利养,未得言得,未证言证。是人纵有修行,以心地不真,必不得佛法之实益。而坏乱佛法,疑误众生之罪,不知何年何劫,方才消灭也。(文钞三编卷二·复常逢春居士书九)        末世外道充斥,纵有信心,多半归于外道,以无正法之可闻故也。近来交通便利,佛法经典得以流通,实为大幸。然不得既学佛法,又修外道法,以致邪正混乱,则为害非浅。(文钞三编卷二·复(韩宗明,张宗善)二居士书)  

【魔鬼附体之态】  

以彼心存速证,故得魔鬼附体。从兹妄造谣言,未得谓得,未证谓证。彼之学者,皆以彼为活佛,故彼有百日成佛之说。凡去见者,有时预知其心,有时面受人欺。足知彼之神通,乃魔鬼作用。鬼来则有,鬼去则无。凡亲近彼者,有得心地清净者。有未得谓得,妄自称尊者。亦有发狂不能令愈者。世之矜奇好异者多,故彼得售其技。使一切人皆能恪守本分,则彼之巧技无得而施。现已往北平去,闻其蚁聚乌合之势,不亚沪地。光于彼亦不赞叹,亦不立说破斥。以光系哑羊僧,不足以启人信而折人疑。只好彼行彼法,吾守吾道。(文钞三编卷三·复某居士书)   

【毁谤佛戒以盲引盲】   

现多大言欺世之人,不但专恋娇妻美妾,尚加冶游饱食酒肉,肆行无忌,犹自命为菩萨应世之大通家。谤毁吃素持戒者为小乘,到处肆其狂妄知见,乱人听闻。亦有许多盲徒,认为谈说玄妙,随声附和。直所谓盲引众盲,相牵入火,可不哀哉。(文钞三编卷二·复慧华居士书二)  

【劝舍邪归正】   

现今邪魔外道,不胜其多,彼皆自谓最为第一,诸位莫被此种魔子所惑。若前已经入过其门,则当捨之净尽。切勿谓入时已发咒,恐捨之,或致遭祸。须知捨邪皈正,何得有祸。不但无祸,尚有功德。(文钞续编卷上·复冯偏西郑圆莹居士书)   贵地之外道甚多,无论是何种外道,均不可依彼法修持。若学佛而仍修外道法,则成坏乱佛法,疑误众生之罪。(文钞续编卷上·复梁慧栋居士书(民国二十一年))       

【辨别外道、神通、妖通】

末法时世, 邪魔外道, 不胜其多。此韩魔子, 不问彼之如何修持, 只一五教大同四字, 即可知其底里。外道皆仗幻术以欺世欺人, 一班有眼无珠者, 见其神通广大, 遂以身命皈依。若真知道理之人, 当远之不暇, 尚欣羡而怀疑欲皈依乎。此即楞严经, 想阴十魔之流类。乡愚以能见神见鬼为希奇, 而不知其为彼之邪术以惑人也。汝于彼魔子, 尚欲问其前生, 则汝已被彼吸动。黄冠云者, 亦魔妄说耳。汝既由黄冠中来, 何以从初即不喜彼修炼之事。汝须知妖魔鬼怪, 都有神通。(是妖通, 非真神通。)愚人见其有神通, 遂谓是菩萨, 则入彼魔羂网中矣。既是真有神通, 何以从之学者, 发如此之狂。而况彼之所说, 与所立之名词, 通非佛法中所有者。彼谓彼是真佛法, 乃一切外道公共之骗人根据, 说此话, 即可知其是魔。佛所说法门无量, 法法皆真, 善知识, 随己所知所得者提倡, 只云逗机与否。若曰, 我之法真, 别的通皆非真, 其人不问而知其为魔。汝实心中无主, 幸彼等现出败相, 尚心疑不决。使彼学者不出败相, 汝能不拜彼为师, 而欲得彼之神通妙道乎。某师既学圆融, 令人吃肉打佛, 便为圆融。即令人吃己肉打己, 亦是魔力发现, 况彼杀了也不肯说此(吃己肉, 打己。)话乎。须知传扬佛法之人, 必须依佛禁戒, 既不持戒, 何以教人修持。彼见志公, 济颠皆有吃肉之事。然志公, 济颠并未膺宏扬佛法之职, 不过遇境逢缘, 特为指示佛法之不思议境界理事。而任法道之职者, 万万不可学也。而且彼吃了死的, 会吐活的。某等吃了死的, 连原样的一片一块也吐不出, 好妄学, 而且以教人乎。住持佛法之人, 若不依佛制, 即是魔类。况彼魔子是魔王眷属, 完全不是佛法乎。今之此种, 到处皆是, 而无目之人, 如蝇逐臭, 乐不可支, 亦只可随他去了。何以故, 彼之势盛人众, 倘按实说, 不有明祸, 必有暗祸, 劝人亦只可劝其可劝者耳。彼已丧心病狂, 劝之必致反噬。汝若看过楞严经中想阴十魔, (五阴魔境, 唯想阴, 最多后世魔子所行之事。)则此魔子所现景象, 岂有动心怀疑之事乎。然汝亦有魔之气分, 此气分不去, 后来亦会发生魔事。一为自是, 汝为人司书启, 写的字, 许多无学问的人都不认得, 是尚是利人利物之人之心行乎。使我不说破, 则毕生如此, 不知要误多少事。即不误事, 令人费尽心思的猜度, 自己折福也否。冯梦华, 一老探花, 曾做过安徽巡抚, 后来专门办赈。所写之字, 平常人, 认不到一半。一年与我写来, 我即说彼之过。后与我写, 则用楷体, 问及与人, 犹是照旧。其人颇厚道, 而儿子孙子通死完, 过继的孙子也死。彼八十四岁方死, 死时重孙始三四岁。一生要以字显高尚, 犹是多年办赈, 到底只落得一家有五六个寡妇, 只有一个三四岁之重孙, 可不哀哉。二则我慢贡高, 汝前为汝兄求皈依之信, 末后署名, 只云谨启。夫求皈依, 是什么下作不堪之事, 不宜施其恭敬, 而作此种反不如行人问路之礼貌乎。行人问路, 尚复拱手请教。汝代求皈依, 只一谨启, 一如问路不拱手, 但曰请教耳。则其视皈依之事, 及与所皈依之人, 乃一文也不值了。今以魔子事问, 又是谨启。我若不说破, 汝毕生便堕在我慢贡高中, 尚不知其非, 久而久之, 以致著魔。汝有礼貌, 于我何加, 汝无礼貌, 于我何损。但以汝既以我为师, 岂忍不治汝病, 而负我之职分乎, 故为此说。若认做我求恭敬, 呵责汝, 则其著魔也, 当不在久。此信勿令别人看, 免得魔徒造口业。(此系最初之复信。)(文钞续编卷上·复杨树枝居士书四)  

【彼运气求神通之静坐,非佛教之禅定】

所言某君, 乃炼丹运气之流。既云皈依三宝, 固当置此种工夫于度外。念佛之人, 非不静坐。静坐仍是念佛。彼谓静功有效, 盖是说运气有效。汝不知彼所说之静功为何事, 故令续做。若依正理, 既修净业, 当依佛教。若兼修之, 则邪正夹杂, 或致起诸魔事。以外道炼丹, 冀其出神, 倘存此念, 其害不小。若论炼丹, 亦非无益。然其宗旨, 与佛法相反。佛令人将此幻妄身心看破。彼令人保守此幻妄身心。(出神, 即妄心所结成之幻相)彼既信愿念佛, 当依净土宗旨。如其以炼丹为事, 又何必冒此净土之名乎。(三编·复江有传居士书)   末世外道充斥, 纵有信心, 多半归于外道, 以无正法之可闻故也。近来交通便利, 佛法经典得以流通, 实为大幸。然不得既学佛法, 又修外道法, 以致邪正混乱, 则为害非浅。(三编·复韩宗明张宗善二居士书)

分享到:

2 Responses to 细论外道邪魔–印光大师文钞选

分享到:
页数 1 of 11
分享到:
  • 礼敬诸佛 says:

    顶礼印祖

    分享到:
  • 金刚莲华 says:

    顶礼大势至菩萨!!

    分享到:
页数 1 of 11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分享到: